Gros Morne: 世界的角落(上)

九月长周末被朋友拉着去了一趟纽芬兰的孤山国家公园。一个公园里藏着各种各样的地貌:有壮观峡湾,海边碧绿的草地,蜿蜒的山峦和荒芜的地幔。想不到世界上这种小角落还藏着这样的好地方。


写正文的时候已经十一月中了。这两个半月我们经历了卖房,收拾,和搬家的一系列过程,真是掉了半条命都有。不,这不又拖了一个月嘛。现在已经十二月了,我们这三个半月不仅卖房收拾搬家,还买了新房,真的不止掉半条命了。现在想起Gros Morne的美就更心向往之,特别感谢我们的朋友YF和HT最后时刻硬是拉着我们去散心。我九月初的时候心情真的很紧张,可能路上丧了吧唧的样子还让大家不顺心了。


朋友第一次跟我们说起Gros Morne应该是在七月底在Algonquin露营的时候。当时我们房子的事还没个准信,所以我们也不敢答应。八月底的某天我真是被卖房搬家搞得好烦,就磨着队友定了机票。加拿大国内的机票简直天价,从多伦多飞到Gros Morne旁边的Deer Lake竟然一人要八百。不过鉴于我们这两年都没怎么出去玩,咬咬牙也就买了。

出发之前我又打退堂鼓了。一是感觉要来例假了,而且这次来之前已经痛了一个多星期,可能第一天我会完全动不了。第二是飓风Ida正好在东岸登陆,不知道狂风暴雨会不会影响我们的行程。最后我和队友商量了一下,把我们要交钱去的Western Brook Pond Hike取消了,换成跟朋友们一起去爬免费的Gros Morne Mountain。这样就算我完全动不了了,那顶多也就躺一天。

Gros Morne Mountain

我们周四晚上出发。飞往Deer Lake的飞机上乘客群跟我们去看歌剧时候遇到的差不多,都是年纪比较大的白人。空姐是纽芬兰人,在PA系统里用带浓重纽芬兰口音的英语跟大家插科打诨,把一飞机的纽芬兰人逗得哈哈大笑。我们几个根本听不明白,大眼瞪小眼的。

到Deer Lake都十点多了。纽芬兰的防疫政策还挺严格,每个人都要查疫苗证明。应该是Ida的影响,晚上的雨特别大。我们打了个车到airBNB。这个行程的住宿,租车和吃饭都是朋友定的,我们俩就是无脑挂件。这个airBNB还挺不错的,特别干净。我们洗洗也就睡了。


第二天早上起来以后我整个人都不太好了,痛经到了峰值,赶紧吞了两颗Advil。我们洗漱之后HT又打了个车折回机场去取车。早上的行程很轻松,我们找了个当地的餐馆吃了个超大份的brunch,然后去超市采购了这几天午餐吃的干粮和水果。这些事情做完后我们才慢悠悠地出发往公园里开。

朋友们真的太照顾我了,第一天没有安排什么行程,只是去了公园南边最简单的Tablelands Trail。开去Tablelands的路上我都惊呆了:这设施和马路也太好了吧!感觉我还是土气了,想到有自然风光的公园心里都是Algonquin开去Brent那十几公里能把你车底盘打出几个洞的土路。公路两边的风光也十分不错:蜿蜒的高速公路旁都是绵延的山峦,时不时可以看到瀑布和河流。

去Tablelands

Tablelands(桌地)是让Gros Morne成为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的原因。它是这个地球上唯二两处裸露在外的地幔,也是我们可以见证了大陆漂移的过程的地方。地幔的岩石在板块冲击的作用下裸露在外,而这种石头又具有毒性,让大部分植物难以生长,由此形成了这种荒芜的景观。桌地的步道总共是4公里来回,极其平缓。我虽然挺不舒服但也毫无障碍地走下来了。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在海边,风特别大。步道不长,最尽头是一个可以拍照的地方。桌地的生态系统十分脆弱,所以就算没有东西拦着,大家到路的尽头就往回走了。

桌地
桌地

从桌地出来差不多三点半。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准备折回我们的住处。我们在公园里住的是Parks Canada的小木屋。到小木屋之前我还稍微有点担心它能不能承受晚上Ida的大风大雨。进去之后好惊喜,这个木屋好漂亮,好干净,好结实!屋子里面有桌子椅子和四张叠床,总共应该可以睡六个大人。屋子全部的结构都是松木做的,散发着好闻的味道。床垫是防水的Vinyl,方便消毒,也不会长虫。里面没有厕所,要去厕所,洗漱或者洗澡都要到十几米外的公共卫生间(也很干净)。屋子也没有供暖,纽芬兰九月初晚上已经差不多零度了,要靠烧炉子取暖,每个晚上营地会提供一大捆柴火。

小木屋内景

我已经忘记晚上吃的龙虾三明治什么味的了(好像还不错?)。匆匆吃完回到营地冲了个澡,把腿间黏黏的血液冲掉,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。淋浴间感觉也蛮干净的,就是洗完澡回木屋要竞走,要不会冻死。

生火当然难不倒我们。我们都带了刀,削了好些木片,再加个带凡士林的棉球,火生两下就升起来了。我把我们露营的水壶带上了,放在炉子上烧了壶水冲了热茶喝。四个大人的夜晚是平静的,一人一盏头灯,一本书,一杯茶,无敌惬意。

温暖到手抖

晚上睡得有点不好。我们都低估了火炉的威力,睡觉前添了不少柴,大家晚上硬生生被燥醒了好多次。队友还打呼噜,我是死猪没有听到,但就十分对不起朋友们(他们第二天第一件事就是买耳塞)。


Green Gardens

第二天我们的行程也还蛮短的。醒来吃个早饭,磨蹭磨蹭出发去Green Gardens Trail。Green Gardens是我最期待的景点,光看照片这海风拂过的绿草地特别像Never Let Me Go里面的场景。如果Never Let Me Go是圆满开心的结局的话,那我想Kathy和Tommy应该会在这样的地方重逢。

Wind Swept Pine on the Trail

Green Garden Trail有两个走法,一个大环大概11km,另一个是来回总共9km的单向trail。Trail开头的地势很高,开始都在下山。翻过一个小山包就可以看到远处的大海,然后顺着一个个之字形的拐弯慢慢走向海边,最后过了一个瀑布就可以听到一声声海浪扑打在沙石上的声音了。

Green Gardens Trail
Hotdog with a View

在4.5km处有片很美的草地和一个大悬崖。悬崖上有个楼梯可以走下沙滩。我们在沙滩上休息了一会,还把午饭带来的干粮吃掉了。我们接着又往11km环形的trail那边走了一会,但过了一阵子发现路变得特别难找,又看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的trail closed的标语,就放弃了往回走。如果下次还能来,我一定要把这个环形走完,因为真的太美了。

回来的路上我们终于发现了污染路面的凶手:一群野羊!就是这大群家伙到处乱啃乱拉,搞得trail上时不时出现小炸弹。它们的耳朵上好像都有公园上的tag,但是看这野性的毛发应该好久没人打理了,不知道它们在这边有没有天敌呢。

大脏羊

回去的路有点痛苦,因为都在爬山,而且没有带够水十分口渴。回到车上大概也三点多了,大家都挺庆幸没有走大环,因为肯定到车上之前就天黑了。我们到附近的一个小沙滩发了会呆。大家找沙滩上的彩色石头做了个rock rainbow。队友和HT傻傻地玩起了human trebuchet游戏,大概就是躺在沙滩上,一个仰卧起坐起来看能把手里的石头扔多远(I know)。但是大家玩得好开心啊。

Rock Rainbow

晚上我们去附近一个挺有名的餐厅吃的青口,海鲜和煎鱼拼盘。我来例假时候的症状就是嘴巴里没什么味道,所以我那盘带子到底什么味道已经有点不记得了(抱头)。只记得店主阿姨说这家店已经有42年历史了,而且带子都是他们早上开车去渔夫那里买的。队友点了一盘煎杂鱼感觉还不错,如果配一碗白粥那不就是我们潮汕孩子的晚饭吗。

晚上回木屋的路上看到一只想过马路的小驼鹿,一闪而过也没有给她照相。回到木屋照样洗澡烤火休息。感觉到这个时候我的体力才恢复得差不多,而且开始期待起接下来爬Gros Morne Mountain的行程了。


本来想一篇就写完的,但是想贴的图还挺多,所以后两天分给下半篇吧。我写博客的风格一向是文字更像图片的注解。

桌地上小小的我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